24小时咨询热线:

13975111970

联系我们 CONTACT
长沙律师服务网(孙治钢)
电话:13975111970(微信)
邮箱:362202875@qq.com

证号:14301200610869884 

机构:湖南芙蓉律师事务所

地址:长沙市开福区湘江中路万达广场C2栋17楼


婚姻家事

恋爱期间一方所获利益的性质

作者: 易静 来源: 最高人民法院 时间:2018年05月13日

推荐理由

本案阐述了恋爱期间大额款项赠与是否可予撤销以及是否属于不当得利,应否返还赠与方的问题。

基本信息

  • 案号:(2016)粤03民终17256号

  • 案件类型:民事

  • 案由:附义务赠与合同纠纷

  • 审理法院: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 审理程序:二审

  • 裁判日期:2016-11-10

关键词

恋爱;撤销;赠与;不当得利

案情摘要

针对双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大额转帐款项和豆智斌支出的购车款的问题,本院分析认定如下:首先,双方当事人建立恋爱关系后豆智斌将银行卡及密码交付方艳艳使用,豆智斌在一审中确认将两张银行卡都交给方艳艳保管,方艳艳事实上也多次从该卡中取款,可以认定豆智斌对方艳艳知悉该银行卡密码是事先知情并予以准许的。那么,只要方艳艳持有银行卡原件和取款密码,即可认定其系豆智斌授权提款,方艳艳提款行为的法律后果由豆智斌承担。在这种情况下,方艳艳多次持银行卡并输入正确取款密码提取款项后,豆智斌并未及时提出异议,因此,豆智斌对于方艳艳转帐的行为是知晓且认可的,现豆智斌认为方艳艳擅自转款、取现并要求其承担返还款项责任,与本院查明的事实相悖,结合双方当事人之间的特殊关系,以普通社会大众的判断标准,足以认定豆智斌的行为系对方艳艳的赠与,对于豆智斌所称方艳艳存在骗取、索取行为,本院不予采信。 其次,男女双方从相互爱慕建立恋爱关系到相互了解期盼共同生活最终缔结婚姻需要一个过程,恋爱期间的赠与是否系以婚姻为前提,不能单纯以赠与金额的大小为依据,应以赠与行为发生时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以及双方所处的地域人文环境来综合分析。本案中,没有证据证实豆智斌支付购车款时时双方当事人之间已经达到要缔结婚姻共同生活的阶段,豆智斌赠与行为之目的不外乎在方艳艳心中树立良好的形象,赢得方艳艳的爱慕,加深与方艳艳之间的感情。豆智斌认可其将银行卡交付方艳艳使用以及其本人三次刷卡支付购车款并将涉案车辆登记在方艳艳名下的事实,但豆智斌从未主张双方关系已发展到谈婚论嫁的阶段,更未提供相关证据,故原审法院认定豆智斌的行为系以婚姻为前提,缺乏事实依据。 再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本案双方当事人之间系赠与合同法律关系,且赠与行为已经完成;豆智斌主张方艳艳系擅自刷卡、取现而不认可其行为系赠与,故其并未明确提出撤销赠与的请求,也无隐含的撤销赠与的意思表示,在此情况下,无论本案的赠与行为可否撤销,本院均不得擅自撤销该赠与合同。任何赠与均系赠与人基于一定的目的性考虑而做出的民事法律行为,或基于亲情、爱情、友情,或基于礼尚往来、同情怜悯,或基于社会公益、个人私欲,不一而足。恋爱中的大额赠与只是因当事人之间的特殊关系,赠与金额超出了男女日常交往礼尚往来的范围,其指向性和目的性更为明确而已。赠与目的与赠与所附义务或条件在法律上并非同一概念。赠与目的也许并不能实现,赠与人并不因赠与目的不得实现而享有撤销赠与的权利。但赠与所附义务如不能履行,赠与人得行使撤销权,此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条规定的附义务之赠与。本案中,豆智斌的赠与行为并不存在可予撤销的情形。豆智斌如主张其赠与行为系以缔结婚姻为目的之赠与,如上所述,其对已经完成之赠与无撤销权。如豆智斌主张赠与行为附缔结婚姻之义务,因违反了婚姻法婚姻自由条款,所附义务归于无效,豆智斌亦不享有撤销权。

争议焦点

双方在恋爱同居期间给付的财物应否返还给付方的问题

裁判要点

恋爱中的大额赠与只是因当事人之间的特殊关系,赠与金额超出了男女日常交往礼尚往来的范围,其指向性和目的性更为明确而已。赠与目的与赠与所附义务或条件在法律上并非同一概念。赠与目的也许并不能实现,赠与人并不因赠与目的不得实现而享有撤销赠与的权利。但赠与所附义务如不能履行,赠与人得行使撤销权。双方当事人之间赠与合同法律关系且赠与合同已经履行完毕,该赠与合同不具备《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二条规定的可予撤销的情形,也无不当得利适用之余地,故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应支持。

适用法律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第一百八十六条

在线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