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咨询热线:

13975111970

联系我们 CONTACT
长沙律师服务网(孙治钢)
电话:13975111970(微信)
邮箱:362202875@qq.com

证号:14301200610869884 

机构:湖南芙蓉律师事务所

地址:长沙市开福区湘江中路万达广场C2栋17楼


建筑房产

提供劳务者因劳务致自身受损应如何确定责任承担

作者: 本站 来源: 最高人民法院 时间:2018年05月13日

推荐理由

明确提供劳务者因劳务自身受到损害应适用侵权责任法规定的过错责任归责,并提出划分双方责任的具体标准。

基本信息

  • 案号:(2015)开民初字第1838号

  • 案件类型:民事

  • 案由: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 审理法院:江苏省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

  • 审理程序:一审

  • 裁判日期:2017-10-27

关键词

责任承担;个人劳务;自身损害;提供劳务方;重大过错

案情摘要

原告王世得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二被告赔偿误工费16170元(77元/天×210天)、护理费9240元(77元/天×120天)、营养费1800元(20元/天×90天)、交通费6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200元(50元/天×44天)、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伤残赔偿金137384元(九级伤残)、鉴定费2360元、医疗费42359.58元、后续治疗费8000元,以上共计270113.58元;2、诉讼费由二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被告小黄山公司雇佣原告王世得负责该公司的保安工作,被告姚军文承揽被告小黄山公司的地坪工程。在被告姚军文施工过程中,经被告小黄山公司工人王焕怡介绍,被告姚军文雇佣原告王世得使用被告小黄山公司的拖拉机拉水。原告王世得在工作过程中,2014年6月19日13时左右,原告王世得与其妻子王庆军一起发动拖拉机时,因拖拉机失控造成王庆军被碾压当场倒地昏迷不醒,原告王世得为救王庆军也遭受失控拖拉机的碾压,导致原告王世得严重受伤。后原告王世得被送往医院进行抢救治疗。当日18时,原告王世得的儿子王文章、女儿王艳报案,徐州市公安局大黄山派出所民警出警勘察现场,并对现场血迹和肇事拖拉机拍照留存,发现导致事故发生的肇事拖拉机于2003年出厂,早已超过报废年限,多年未年检,且没有任何保险。事发后,原告王世得与二被告就该事故的赔偿事宜多次协商未果,现原告王世得诉至法院,望判如所请。 被告姚军文辩称:首先,被告姚军文承包被告小黄山公司的地坪工程,本来干的挺好,后经负责监工的王姓中间人多次介绍,原告王世得就去干活了,具体负责运输施工用水,但具体原告王世得什么时间、怎么运输,被告姚军文并不知情。其次,本案中,原告王世得虽以雇用法律关系为由向被告姚军文主张权利,但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所规定的个人劳务合同已经替代了雇佣关系,故原告王世得与被告姚军文之间系劳务法律关系,而根据该条法律规定,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行为自己受到损害的,应根据双方过错承担法律责任,结合本案案情,原告王世得在不具备驾驶资质的情况下而向中间介绍人谎称有驾驶资质,违规操作拖拉机,并在被告不知情的情况下又找到其妻子为其帮忙拉水,在拖拉机发生失控的情形下,原告王世得为了救其妻子,才导致原告本人受伤,故原告王世得的损伤并非系因提供劳务作业所致,而完全是因为原告王世得自身的过错造成,且被告姚军文对事故的发生也不知情,被告姚军文在事后也出于人道主义对原告王世得进行了相应的金钱补偿,所以被告姚军文不应当承担任何赔偿责任。最后,在(2015)开民初字第677号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对该事故的发生以及相互间的法律关系也已进行了明确查证,且对于原告王世得是否涉嫌刑事犯罪,公安机关目前正在进行侦查,故(2015)开民初字第677号案件的审理结果,以及原告王世得是否构成刑事犯罪均影响本案的审理结果,本案应当中止审理。综上,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被告小黄山公司辩称:首先,原告王世得在本案中诉请的事实和理由并不明确,存在请求权竞合,原告王世得首先应明确其在本案中主张的是雇主责任还是侵权责任。其次,根据村庄和集镇规划建设管理条例的规定,被告小黄山公司将厂区内的地坪修整工作发包给被告姚军文并不需要被告姚军文具备相应施工资质,不属于建筑法的调整范围,因此,在被告小黄山公司与被告姚军文之间并不存在违法发包关系,被告小黄山公司也不存在承担连带责任的法律基础。再次,原告王世得的损伤以及案外人王庆军的死亡均系原告王世得自行违章操作拖拉机所造成,而被告小黄山公司与原告王世得之间并不存在雇佣关系,也没有向原告王世得和被告姚军文提供拖拉机,原告王世得违章操作拖拉机的行为与被告小黄山水泥公司无关。同时,导致本案损害发生的直接原因是原告王世得违章操作拖拉机,而与该拖拉机是否超过了报废年限以及是否存在安全隐患不存在因果关系,且本案中,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肇事拖拉机存在安全隐患,故原告王世得的损伤以及王庆军的死亡均系原告王世得自身违章操作所导致,原告王世得向被告小黄山公司主张权利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最后,原告王世得以劳务关系为由向被告主张权利,应适用过错责任原则,但是原告王世得并未能证实两被告在事故发生中存在过错,恰恰相反,肇事的拖拉机是被告小黄山公司平时浇花使用,原告王世得并不具备驾驶操作拖拉机的资格,其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和驾驶资格是明知的,发生事故也不是拖拉机故障所致,而是原告王世得违章操作所致,原告王世得家人在事发后第一次的报警记录以及原告王世得所做的笔录和公安机关其它调查结论均可以证实此次事故是原告王世得自身违规操作所导致,与车辆的自身状况以及两被告之间不存在任何的关联性。综上,被告小黄山公司对此事故的发生不存在任何过错,被告小黄山公司与原告王世得之间也不存在任何法律关系,被告小黄山公司不应承担任何责任,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王世得对被告小黄山公司的诉讼请求。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对其真实性无异议的户口本、身份证、现场照片、工商登记资料、住院医疗费发票、费用明细、出院记录、X光片、大黄山派出所出警记录、公安机关调查笔录等证据,本院均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当事人有异议的证据,本院具体分析认定如下:1、对于原告王世得所提供的录音证据,因其未提供原始载体,且该证据没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本院不予采信;2、对于南京金陵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该鉴定系原告王世得单方委托,相关病案材料等关键证据并未经过二被告质证,违反了法定程序,该鉴定结论不应予以采信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3、对于原告王世得所提供的在江苏省人民医院治疗期间所产生的医疗费票据,该组票据均加盖了江苏省人民医院的相关印章,票据形式上不存在瑕疵,本院予以采信;4、对于原告王世得所提供的驾驶证,虽该驾驶证所载姓名为 amp;ldquo;王世德 amp;rdquo;,与原告王世得的姓名存在一定出入,但该驾驶证为原告王世得所持有,并且根据该驾驶证上所记载的身份证号码、出生年月、住址等信息,可以确认该证据的真实性。 综上,本院认定本案事实如下:原告王世得与死者王庆军系夫妻关系。原告王世得系被告小黄山公司雇佣的门卫,王庆军与被告小黄山公司之间不存在雇佣关系。2014年6月上旬,被告小黄山公司因需将厂内空地铺设水泥地坪(该水泥地坪并非用于道路通行),即将上述铺设水泥地坪业务交给被告姚军文,施工所用材料由被告小黄山公司提供,施工所需工具由被告姚军文自备。被告姚军文于2014年6月9日前后进场施工。在施工过程中,2014年6月18日晚上,经案外人王焕宜个人介绍,由原告王世得为被告姚军文铺设水泥地坪运输施工所需用水,劳务报酬为每天50元。2014年6月19日上午,原告王世得即使用被告小黄山公司所有的用于浇花的水车(该水车系四轮拖拉机改装,出厂日期为2003年4月,机身载明品牌型号为常柴牌ZS1110型号柴油机,后车厢被改造为水箱,该拖拉机在使用前已经过检修,该车辆自身配备的摇把已丢失,原告王世得为运输方便自行出资购买了摇把)为被告姚军文运送施工所需用水数次,所运输的水系原告王世得使用水泵从被告小黄山公司办公楼前面小河里取水往水车里面加注。王庆军应原告王世得的要求帮助原告王世得注水、运水。当日下午13时左右,在被告小黄山公司厂内一进门呈东西走向的水泥路上,原告王世得与王庆军在使用拖拉机沿上述水泥路北侧由东向西行驶共同运送施工用水过程中,原告王世得在拖拉机的档位未摘掉的情况下,使用摇把发动了拖拉机,将正站立在车头位置附近的王庆军当场碾压致死,原告王世得也因此被压伤小腿。当时的现场为王庆军躺在上述水泥路面上距门岗50米左右,原告王世得亦在上述水泥路面上(当时系拖拉机第二排轮子轧着原告王世得的脚)距门岗61米左右。后在原告王世得呼救下,案外人孙晋君赶到现场,将肇事拖拉机熄火,把原告王世得的脚从车轮下拿出,并查看了王庆军的伤情,在其他人员到达现场后拨打120急救电话求救。当日18时39分左右,原告王世得之子王文章报警,徐州市公安局大黄山派出所出警进行了处置。事故发生后,原告王世得被送往徐州仁慈医院抢救治疗。2014年8月1日,原告王世得出院,出院诊断为左肘、左足、双小腿开放性损伤等,出院医嘱为注意休息,定期复查并根据复查情况去除石膏外固定,外形功能感觉欠佳,必要时再次或多次手术等。在原告王世得在徐州仁慈医院住院期间,共产生住院费用40309.38元。此外,原告王世得在住院期间于2014年6月19日、21日在徐州矿务集团第一医院产生医疗费333.3元。之后,原告王世得出院,其先后在江苏省人民医院治疗产生医疗费2050.2元。以上原告王世得在本案中的医疗费凭票计算总额为42692.88元。事发后,被告姚军文已经向原告王世得支付款项5000元,被告小黄山公司也已经向原告王世得支付款项1000元。 原告王世得持有的由原江苏省铜山县公安局车辆管理所签发的机动车驾驶证载明准驾车型为H,有效期为1998年6月5日至2004年6月5日。 2015年1月7日,原告王世得单方委托南京金陵司法鉴定所进行伤残等级以及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的评定。2015年1月22日,该所出具宁金司[2015]临鉴字第207号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原告王世得的损伤构成九级伤残,误工期限以伤后210日为宜,护理期限以伤后120日为宜,营养期限以伤后90日为宜,此次鉴定产生鉴定费2360元。庭审中,被告姚军文与被告小黄山公司均认为上述鉴定结论系原告王世得单方委托,违反法定程序。本院依法将证明原告王世得伤残等级等的举证责任分配给原告王世得。后经原告王世得重新申请鉴定,本院依法委托徐州医学院司法鉴定所再次进行鉴定,该所于2017年8月29日出具徐医司鉴所[2017]临鉴字第64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原告王世得的损伤构成人体损伤九级伤残,误工期限为22周左右,护理期限为10周左右,营养期限为14周左右,此次鉴定产生鉴定费用1800元。 原告王世得与其子女王文章、王艳因王庆军死亡,已经在本院另案提起(2015)开民初字第677号民事诉讼,向被告姚军文、小黄山公司主张权利,要求二被告赔偿因王庆军死亡所产生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项费用共计788220元。 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为:1、本案是否应以原告王世得涉嫌刑事犯罪为由中止审理;2、原告王世得各项损失应如何确定;3、原告王世得作为提供劳务者与被告姚军文作为接受劳务者,双方的过错程度应如何分别认定,原告王世得违章操作能否构成重大过失,进而能否判令原告王世得对其损失承担主要责任;4、被告小黄山公司是否应在本案中承担赔偿责任。

争议焦点

在个人劳务关系中,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应适用何种归责原则,以及如何根据提供劳务者与接受劳务者双方的过错程度划分责任。

裁判要点

一、提供劳务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应适用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过错责任归责原则,不再适用最高院人损司法解释第十一条规定的雇主严格责任;二、即使提供劳务一方对自身损害发生具有重大过错,也不宜过多减轻雇主责任,应根据风险利益一致原则,综合双方过错程度、原因力、利益归属、风险管控能力、经济实力划分责任,并对处于弱势的提供劳务者适当倾斜,防止过分加重其责任,平衡双方权利义务,促进个人劳务健康发展。

适用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三十五条,国务院《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条,《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

在线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