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咨询热线:

13975111970

联系我们 CONTACT
长沙律师服务网(孙治钢)
电话:13975111970(微信)
邮箱:362202875@qq.com

证号:14301200610869884 

机构:湖南芙蓉律师事务所

地址:长沙市开福区湘江中路万达广场C2栋17楼


刑事辩护

孙治钢律师团队贩卖毒品案辩护意见被法院采纳

作者: 本站 来源: 本站 时间:2021年01月11日

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

https://law.wkinfo.com.cn/judgment-documents/detail/MjAzMjUyMDQ3Mjc%3D?searchId=ec6057c1a17e4b8185152b6fe3fab6ea&index=3&q=%E7%BD%97%E4%BB%A3%E7%BA%A2&module=

刑 事 判 决 书

(2020)湘0104刑初208号


公诉机关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罗代红,男,1986年5月2日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汉族,高中肄业文化,无职业,住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9年6月21日被抓获,2019年6月22日被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23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长沙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孙治钢,湖南芙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朱科峰,男,1993年3月7日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县,汉族,初中文化,无职业,住湖南省湘潭县。因为卖淫场所提供服务于2019年3月11日被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决定行政拘留五日。又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9年6月15日被抓获,2019年6月16日被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23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长沙市第二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李正好,湖南轩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唐鸿,男,1995年3月22日出生于湖南省祁阳县,汉族,初中肄业文化,无职业,现住湖南省祁阳县。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9年6月15日被抓获,2019年6月16日被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23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长沙市第二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熊晖,湖南轩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李金星,男,1983年6月16日出生于山东省五莲县,汉族,初中文化,无职业,户籍地山东省五莲县,现住长沙市芙蓉区。因吸毒于2014年4月被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行政拘留十五日,犯容留他人吸毒罪于2015年3月24日被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千元,刑期至2015年7月3日止。又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9年6月14日被抓获,2019年6月15日被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23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长沙市第二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李春年,北京中银(长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陈志松,男,1967年3月15日出生于广西桂平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现住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因吸食、注射毒品于2005年7月被劳动教养两年,因吸食毒品于2013年10月被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强制隔离戒毒两年。又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9年6月16日被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23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长沙市第一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甘蜜蜜,湖南越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谢静,男,1980年12月1日出生于湖南省洪江市,汉族,初中肄业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湖南省洪江市,现住长沙市岳麓区。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9年6月15日被抓获,2019年6月16日被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23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长沙市第二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张晓晓,湖南弘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周亚群,男,1966年6月10日出生湖南省衡阳市,汉族,大专文化,无职业,住湖南省隆回县。因犯贩卖毒品罪于2008年3月28日被湖南省隆回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10年11月12日刑满释放;2014年9月30日因犯非法持有毒品罪被湖南省隆回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因涉嫌犯容留他人吸毒罪于2019年6月16日被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23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长沙市第一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李祥,湖南轩辕律师事务所律师。

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检察院以长岳检刑诉〔2020〕15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罗代红、朱科峰、唐鸿、李金星、陈志松、谢静涉嫌犯贩卖毒品罪、周亚群涉嫌犯容留他人吸毒罪,于2020年4月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同年4月8日立案。因不能抗拒的原因,本院于2020年4月13日中止审理,2020年8月3日恢复审理,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于2020年8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谭小丹、检察官助理曹丹出庭支持公诉,上列各被告人及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被告人罗代红贩卖毒品的事实

2019年以来,被告人罗代红在长沙市岳麓区等地多次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粉末(俗称“冰毒”)及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古”)共计约42.52克给被告人唐鸿、朱科峰、杨某1(已作行政处罚)等人。具体事实如下:

1.2019年4月6日,罗代红与易某(另案处理)通过微信以600元的价格谈妥毒品交易,之后被告人罗代红通过快递邮寄了少许冰毒给位于厦门市思明区的易某,易某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支付给被告人罗代红毒资人民币600元。

2.2019年4月28日,罗代红与肖某通过微信谈妥毒品交易,之后罗代红携带约5克冰毒来到长沙市岳麓区贩卖给肖某,之后肖某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支付给被告人罗代红毒资2500元。

3.2019年5月8日,罗代红与唐鸿通过微信以3400元的价格谈妥毒品交易,罗代红携带10小包共计6.72克的冰毒来到长沙市岳麓区贩卖给唐鸿、朱科峰。唐鸿陆续通过微信转账方式支付给罗代红毒资3400元。

4.2019年5月13日,罗代红与朱科峰通过微信以1000元的价格谈妥毒品交易,后罗代红携带2小包共计约1.4克的冰毒来到长沙市岳麓区贩卖给唐鸿、朱科峰,唐鸿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支付给罗代红毒资1000元。

5.2019年6月2日,罗代红与唐鸿通过微信以7200元的价格谈妥毒品交易,后罗代红携带20小包共计约14克的冰毒、2粒麻古来到长沙市岳麓区贩卖给唐鸿、朱科峰,之后唐鸿陆续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支付给罗代红毒资7200元。

6.2019年6月14日,罗代红与唐鸿通过微信以7200元的价格谈妥毒品交易,后罗代红携带20小包共计约14克的冰毒来到长沙市岳麓区贩卖给唐鸿、朱科峰,因唐鸿、朱科峰被公安机关抓获而未支付给罗代红此次毒品交易的毒资。

7.2019年6月13日21时许,罗代红与违法行为人杨某1通过微信以400元/小包的价格谈妥毒品交易,后罗代红携带1小包约0.7克的冰毒来到长沙市岳麓区海天大酒店附近将冰毒贩卖给违法行为人杨某1,杨某1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支付给罗代红毒资400元。

8.2019年6月20日,罗代红与违法行为人李某1通过微信以400元/小包的价格谈妥毒品交易,后罗代红携带1小包约0.7克冰毒来到长沙市岳麓区酒店附近将冰毒贩卖给李某1,李某1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支付给罗代红毒资400元。

2019年6月21日,公安机关将罗代红抓获,并从罗代红处查获甲基苯丙胺7.8克。

(二)被告人唐鸿、朱科峰贩卖毒品的事实

被告人唐鸿、朱科峰系情侣关系。2019年以来,共同租住在长沙市岳麓区。两人共同在被告人罗代红处购得毒品后,分别联系买毒人员,先后三次贩卖冰毒共计8克给被告人李金星,所得毒资用于两人共同生活支出。具体事实分述如下:

1.2019年6月5日,朱科峰通过滴滴打车将包装好的1克冰毒带至长沙市芙蓉区浏城桥贩卖给李金星,以微信收款的方式收取其520元毒资。

2.2019年6月11日,朱科峰再次通过滴滴打车将2克冰毒带至长沙市芙蓉区浏城桥马路边贩卖给李金星,以微信收款的方式收取其1,000元毒资,尚欠300元毒资。

3.2019年6月11日,朱科峰再次通过滴滴打车将5克冰毒带至长沙市芙蓉区浏城桥马路边贩卖给李金星,约定交易毒资为3,250元,但尚未给付。

2019年6月15日,公安机关将唐鸿、朱科峰抓获,并从唐鸿、朱科峰共同居住的住处查获甲基苯丙胺20.29克。

(三)被告人李金星贩卖毒品的事实

1.2019年5月14日,李金星在长沙市芙蓉区间以人民币300元的价格贩卖少许冰毒给李某2。

2.2019年6月9日,被告人李金星在长沙市芙蓉区间以人民币650元的价格贩卖少许冰毒给黄某。

3.2019年6月11日,被告人李金星在长沙市芙蓉区间以人民币650元的价格贩卖少许冰毒给黄某。

2019年6月14日,公安机关将李金星抓获。李金星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四)被告人陈志松、谢静贩卖毒品的事实

2019年6月7日,“俊友”(另案处理)在长沙市岳麓区航天宾馆附近路边将10小包共计约7克冰毒以2600元的价格贩卖给陈志松。之后,陈志松携带购得的毒品来到长沙市岳麓区谢静的住所,将10小包冰毒交给谢静,谢静遂帮助陈志松联系了李金星来其住所,将上述冰毒以3000元的价格贩卖给李金星。

2019年6月15日,公安机关将谢静抓获。次日将陈志松抓获。两被告人归案后均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公安机关从陈志松处查扣海洛因0.34克。

(五)被告人周亚群容留他人吸毒的事实

2019年6月,被告人周亚群先后三次容留陈志松等人在自己租住的长沙市岳麓区鑫逸宾馆的8409房内吸食毒品。具体事实分述如下:

1.2019年6月9日18时许,周亚群在租住的长沙市岳麓区鑫逸宾馆8409房内容留陈志松共同吸食海洛因。

2.2019年6月14日23时许,周亚群在租住的长沙市岳麓区鑫逸宾馆8409房内容留陈志松共同吸食海洛因。

3.2019年6月16日1时许,周亚群在租住的长沙市岳麓区鑫逸宾馆8409房内容留陈志松和违法行为人王某(已作行政处罚)同场吸食海洛因。公安机关在上述房间内将被告人周亚群、陈志松以及王某抓获。周亚群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公安机关从周亚群处查获海洛因0.32克以及针孔注射器一个,从王某处查获海洛因0.16克。

公诉机关提交了如下证据:1.到案经过、户籍证明、扣押清单等书证;2.证人杨某1等人的证言;3.被告人罗代红等七人的供述与辩解;4.鉴定意见;5.辨认等笔录;6.视听资料。该院认为,被告人罗代红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被告人唐鸿、朱科峰、李金星多次贩卖毒品;被告人陈志松、谢静贩卖少量毒品,其行为均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周亚群多次容留他人吸食毒品,其行为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唐鸿、朱科峰系共同犯罪,陈志松、谢静系共同犯罪,且均系主犯。李金星、周亚群均系累犯。李金星、陈志松、谢静、周亚群均坦白、认罪认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项、第四款、第七款第三百五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建议判处被告人李金星三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判处被告人陈志松、谢静、周亚群一年六个月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被告人罗代红及其辩护人孙治刚提出:罗代红贩卖给肖某的冰毒数量为3.5克,而非5克。被告人朱科峰对指控其贩卖毒品犯罪不持异议,但辩称被告人唐鸿不知晓其贩卖毒品行为;其辩护人李正好提出朱科峰具有坦白情节,请求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唐鸿辩称其没有贩卖毒品,只是从罗代红处购买过毒品,且自己吸食;其辩护人熊晖提出唐鸿的行为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告人李金星、陈志松、谢静、周亚群均自愿认罪认罚;辩护人李春年、甘蜜蜜、张晓晓、李祥均据此分别提出被告人李金星、陈志松、谢静、周亚群认罪认罚,请求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

(一)被告人罗代红贩卖毒品事实

2019年4月至6月间,被告人罗代红在长沙市岳麓区等地多次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粉末(俗称“冰毒”)及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古”)共计约41.02克给易某、肖某、唐鸿、朱科峰、杨某1、李某1等人。具体事实分述如下:

1.2019年4月6日,罗代红与易某(另案处理)通过微信联系,以人民币600元的价格谈妥毒品交易,之后罗代红通过快递邮寄少许甲基苯丙胺给位于厦门市思明区的易某,易某予以接收。

2.2019年4月28日,罗代红与肖某通过微信联系谈妥毒品交易,罗代红携带3.5克甲基苯丙胺来到长沙市岳麓区贩卖给肖某,之后肖某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支付给罗代红人民币2500元。

3.2019年5月8日,罗代红与被告人朱科峰、唐鸿通过微信联系,以人民币3400元的价格谈妥毒品交易,罗代红携带10小包共计6.72克甲基苯丙胺来到长沙市岳麓区交给唐鸿、朱科峰。之后朱科峰、唐鸿陆续通过微信转账方式给罗代红支付毒资。

4.2019年5月13日,罗代红与朱科峰、唐鸿通过微信联系,以人民币1000元的价格谈妥毒品交易,后罗代红携带2小包共计1.4克甲基苯丙胺来到长沙市岳麓区贩卖给朱科峰、唐鸿。之后朱科峰、唐鸿陆续通过微信转账方式给罗代红支付毒资。

5.2019年6月2日,罗代红与朱科峰、唐鸿通过微信联系,以人民币7200元的价格谈妥毒品交易,后罗代红携带20小包共计14克甲基苯丙胺粉末及2粒甲基苯丙胺片剂来到长沙市岳麓区贩卖给朱科峰、唐鸿,之后朱科峰、唐鸿陆续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给罗代红支付毒资。

6.2019年6月13日21时许,罗代红与吸毒人员杨某1通过微信联系,以人民币400元/小包的价格谈妥毒品交易,后罗代红携带1小包0.7克甲基苯丙胺来到长沙市岳麓区海天大酒店附近贩卖给杨某1,杨某1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支付给罗代红人民币400元。

7.2019年6月14日,罗代红与朱科峰、唐鸿通过微信联系,以人民币7200元的价格谈妥毒品交易,后被告人罗代红携带20小包共计约14克甲基苯丙胺来到长沙市岳麓区贩卖给朱科峰、唐鸿,之后朱科峰、唐鸿被公安机关抓获,未支付毒资给罗代红

8.2019年6月20日,罗代红与吸毒人员李某1通过微信联系,以人民币400元/小包的价格谈妥毒品交易,后罗代红携带1小包0.7克甲基苯丙胺来到长沙市岳麓区酒店附近贩卖给李某1,李某1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支付给罗代红人民币400元。

2019年6月21日,公安机关将罗代红抓获,从罗代红处查获甲基苯丙胺7.8克。

(二)被告人朱科峰、唐鸿贩卖毒品事实

被告人朱科峰、唐鸿系同性恋朋友,二人均吸食毒品。2019年5月以来,二人共同租住在长沙市岳麓区。二人同居期间,共同从罗代红处购得甲基苯丙胺后,先后三次由朱科峰经手将共计8克甲基苯丙胺贩卖给被告人李金星,所得毒资用于共同生活支出。具体事实分述如下:

1.2019年6月5日,朱科峰通过滴滴打车将包装好的1克甲基苯丙胺带至长沙市芙蓉区浏城桥贩卖给李金星,以微信收款的方式收取李金星人民币520元。

2.2019年6月11日,朱科峰通过滴滴打车将2克甲基苯丙胺带至长沙市芙蓉区浏城桥马路边贩卖给李金星,以微信收款的方式收取李金星人民币1,000元,尚有人民币300元未支付。

3.2019年6月11日,朱科峰通过滴滴打车将5克甲基苯丙胺带至长沙市芙蓉区浏城桥马路边贩卖给李金星,双方约定交易毒资为人民币3,250元,但尚未支付。

2019年6月15日,公安机关将朱科峰、唐鸿抓获,并从二人居住处查获甲基苯丙胺20.29克。

(三)被告人李金星贩卖毒品事实

1.2019年5月14日,李金星在长沙市芙蓉区间,以人民币300元的价格贩卖少许甲基苯丙胺给吸毒人员李某2。

2.2019年6月9日,李金星在长沙市芙蓉区间,以人民币650元的价格贩卖少许甲基苯丙胺给吸毒人员黄某。

3.2019年6月11日,李金星在长沙市芙蓉区间,以人民币650元的价格贩卖少许甲基苯丙胺给黄某。

2019年6月14日,公安机关将李金星抓获。李金星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四)被告人陈志松、谢静贩卖毒品事实

2019年6月7日,被告人陈志松在长沙市岳麓区航天宾馆附近以人民币2600元的价格从“俊友”(真实姓名不详)处购得10小包共计7克甲基苯丙胺。之后,陈志松携带购得的甲基苯丙胺来到长沙市岳麓区被告人谢静的住所,谢静遂帮助陈志松联系李金星来到其住所,将上述甲基苯丙胺以人民币3000元的价格贩卖给李金星。

2019年6月15日,公安机关将谢静抓获,次日将陈志松抓获。两被告人归案后均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五)被告人周亚群容留他人吸毒事实

2019年6月,被告人周亚群先后三次容留陈志松等人在其租住的长沙市岳麓区鑫逸宾馆的8409房内吸食海洛因。具体事实分述如下:

1.2019年6月9日18时许,周亚群在其租住鑫逸宾馆8409房内,容留陈志松共同吸食海洛因。

2.2019年6月14日23时许,周亚群在其租住鑫逸宾馆8409房内,容留陈志松共同吸食海洛因。

3.2019年6月16日1时许,周亚群在其租住的鑫逸宾馆8409房内,容留陈志松和吸毒人员王某(已作行政处罚)同场吸食海洛因。当日,公安机关将周亚群、陈志松以及王某抓获,并从周亚群处查获海洛因0.32克以及注射器一个,从陈志松处查获海洛因0.34克,从王某处查获海洛因0.16克。周亚群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综上所述,被告人罗代红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八次,总数量为48.82克;被告人朱科峰、唐鸿共同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三次,总数量为28.29克;被告人李金星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三次,总数量不满10克;被告人陈志松、谢静共同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一次,数量为7克。被告人周亚群一年内多次容留他人吸食毒品。

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证明:

1.证人肖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肖某的微信名为Fluoxetine,微信号为×××。2019年4月28日下午,肖某通过微信联系一个微信名为小太阳的人表示要购买2500元的冰毒,当晚9时许,小太阳将用小塑料袋装着的五包冰毒送到岳麓区麓谷锦和园小区门口交给了肖某,小太阳给肖某出示一个微信名为心中的日月的微信号,肖某通过微信扫码的方式支付了2500元。肖某辨认出被告人罗代红就是将冰毒卖给他、微信名为小太阳的男子。

2.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岳公(禁)检字(2019)第2085号现场检测报告、现场照片证明:肖某吸食毒品。

3.微信账号信息及微信转账记录证明:2019年4月28日,微信号×××给微信名为心中的日月微信扫码转款2500元。

4.证人易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9年4月6日,易某从微信号为×××、微信名为小太阳的人手里买了600元冰毒,小太阳通过快递单号为755927090的百世快递把冰毒邮寄到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易某化名林夏依收到了冰毒。易某吸食了一部分冰毒后,被检测出甲基苯丙胺成分。易某辨认出被告人罗代红就是向其贩卖毒品的小太阳。

5.微信聊天记录(含微信转款记录)、福建中证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易某与罗代红通过微信聊天商议毒品交易的具体情况。

6.百世快递单证明:罗代红于2019年4月6日给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林夏依快递过物品。

7.证人杨某1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杨某1的微信名为成熟爷们、微信号为×××、联系电话为157××******。2019年6月13日21时许,杨某1在长沙市岳麓区海天门口找微信名为小太阳的人买了400元冰毒,杨某1支付了400元现金。杨某1辨认出被告人罗代红就是贩卖冰毒给他的人。

8.微信账号信息、聊天记录证明:微信名小太阳的微信号为×××于2019年6月13日与微信名为成熟爷们、微信号为×××、联系电话为157××******通过微信联系的情况。

9.证人李某1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李某1的微信名为@张清云,微信号为×××。2019年6月20日23时许,李某1通过杨某2的微信推送添加一个微信号为×××、名叫小太阳的好友,后李某1通过微信联系小太阳购买冰毒,按照小太阳提供的位置,李某1在岳麓区酒店大门口收到小太阳给的用黄色纸包装的少许冰毒,李某1通过微信转账给了小太阳400元人民币,其中杨某2出资200元。李某1辨认出被告人罗代红是贩卖毒品给他的人。

10.证人杨某2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9年6月20日,杨某2把微信号为×××、名叫小太阳的好友推荐给李某1,并通过微信转了200元给李某1,用于李某1找小太阳购买毒品。杨某2辨认出被告人罗代红是贩卖毒品给李某1的人。

11.微信账号信息、聊天记录及微信转账记录证明:罗代红于2019年5月8日至6月10日间,与朱科峰的微信号、唐鸿的微信号通过微信联系购买毒品事宜以及微信支付毒资的情况。

12.证人李某2的证言证明:李某2通过QQ群认识山东人李金星,添加了微信,李金星的微信名为允许我爱你,微信号为×××,并得知能从李金星处买到冰毒。2019年5月14日19时许,李某2通过微信联系李金星要购买300元的冰毒,李某2通过微信给李金星转款200元后,到李金星指定的长沙市芙蓉区间的木柜上取走用卫生纸包装的一小塑料袋冰毒。同年5月20日18时30分许,李某2再次通过微信转给李金星100元。

13.微信账号信息、聊天记录及微信转账记录证明:2019年5月14日,李某2通过微信给李金星转款200元。

14.证人黄某的证言证明:黄某的微信名为千颂海,微信号为×××,李金星的微信名为允许我爱你,微信号为×××。2019年6月9日18时许,黄某通过微信联系李金星要购买冰毒,双方约在长沙市芙蓉区浏城桥附近的慧丰楼4楼楼梯间见面,黄某通过微信转给李金星650元,李金星给了黄某用透明塑料袋装着的一小袋冰毒。2019年6月11日18时许,黄某再次通过微信联系李金星要购买冰毒,双方约在长沙市芙蓉区浏城桥附近的慧丰楼4楼楼梯间见面,黄某通过微信转给李金星650元,李金星给了黄某一小包冰毒。

15.微信聊天记录证明:李金星与黄某通过微信联系毒品交易的具体情况。

16.鑫逸商务宾馆开房记录证明:该宾馆于2019年6月14日、6月15日,8409房间均有人入住。

17.证人王某的证言证明:2019年6月16日凌晨,陈志松和王某去了岳麓区天顶街道航天二路鑫逸宾馆8409房,当时周亚群在该房内,三人分别吸食了海洛因,正吸食时被公安机关查获。

18.证人杨某3、詹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均证明:2019年6月8日起,长沙市岳麓区航天二路鑫逸商务宾馆8409房由詹某代为开房,一直有人入住直至6月16日。杨某3、詹某均辨认出被告人陈志松、周亚群就是此期间入住的人。

19.微信账号信息、聊天记录及微信转账记录证明:李金星于2019年6月4日起与朱科峰、唐鸿通过微信聊天商议毒品交易的具体情况;陈志松于2019年6月7日22时许通过微信给俊有转账2,600元以及二人之间商议购买毒品的过程;谢静于2019年6月7日22时许给陈志松微信转账3,000元;李金星与谢静于2019年6月6日至6月8日间通过微信联系毒品交易的具体情况,并于6月7日晚给谢静转款3,000元;周亚群分别于2019年6月9日到6月14日间通过微信给鑫逸宾馆转房费。

20.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检查笔录、搜查笔录、证据保全清单、毒品称量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物品清单、查扣罗代红的车辆及随身物品照片、称重照片等、查扣朱科峰、陈志松、周亚群的物品称重照片等,以及长沙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长公物鉴(毒品)字(2019)492号、407号、410号、409号、408号检验报告证明:公安机关从被告人罗代红驾驶的车辆上及其住处搜查并扣押甲基苯丙胺7.8克;从被告人朱科峰、唐鸿住处搜查并扣押甲基苯丙胺20.29克;从长沙市岳麓区航天社区鑫逸宾馆8409房陈志松处查扣海洛因0.34克,周亚群处查扣海洛因0.32克及注射器1个,从王某处查扣海洛因0.16克。

21.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岳公(金)检字(2019)第2371号、第2670号、第2363号、第2361号、岳公(月)检(2019)第2161号、岳公(禁)检(2019)第2175号、第2179号、第2180号、第2185号、第2186号、第2187号现场检测报告证明:杨某2、李某1、杨某1、罗代红、李金星、谢静、朱科峰、唐鸿、周亚群、陈志松、王某均吸食毒品。

22.被告人罗代红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明:罗代红的微信号为×××,微信名为小太阳。2019年5月8日至2019年6月14日间,罗代红分别给微信名为-10月*、大傻子、成熟男、@张青云的贩卖过冰毒,都是通过微信联系,并通过微信付款。-10月*和大傻子是住在一起的,冰毒也是一起买的。2019年5月8日,罗代红到大傻子住的爱家公寓楼下给大傻子贩卖了10小包约7克冰毒,总价3400元。2019年5月13日,-10月*通过微信联系找罗代红买了2小包约1.4克冰毒,总价1000元,大傻子通过微信转账给罗代红。2019年6月2日,大傻子通过微信跟罗代红联系购买了20小包约14克冰毒,后陆续通过微信支付毒资。2019年6月14日,大傻子通过微信跟罗代红联系购买了20小包约14克冰毒,未收到毒资。2019年6月13日21时许,通过微信联系后,罗代红在长沙市岳麓区海天大酒店门口,给成熟男贩卖约0.7克冰毒,通过微信收取毒资400元。2019年6月20日,通过微信联系后,罗代红在长沙市岳麓区酒店大门口,给@张青云贩卖约0.7克冰毒,通过微信收取毒资400元。罗代红辨认出被告人朱科峰就是向其购买毒品、微信名叫-10月*的人;被告人唐鸿就是向其购买毒品、微信名叫大傻子的人;杨某1就是向其购买毒品、微信名叫成熟男的人;李某1就是向其购买毒品、微信名叫@张青云的人。

23.被告人朱科峰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明:朱科峰的微信名为-10月*。朱科峰和唐鸿系同性恋朋友,二人均吸食毒品。2018年上半年开始同居并一起做毒品生意,后租住在长沙市岳麓区。2019年5月8日,微信名小太阳的人送了6.72克冰毒到其租住房,唐鸿通过微信给小太阳转款3400元。2019年5月13日,又向小太阳购买5克冰毒,通过微信支付了毒资。2019年6月2日下午,朱科峰通过微信与小太阳联系购买了20小包冰毒,每包360元,唐鸿通过微信给小太阳支付了毒资。2019年6月14日22时许,又找小太阳购买了20小包冰毒,没支付毒资就被公安机关查获了。找小太阳微信联系购买冰毒和贩卖冰毒,有时是朱科峰联系的,有时是唐鸿联系的,唐鸿通过微信支付和收取毒资,不负责送货和接货。2019年6月5日,李金星通过微信联系要购买冰毒,朱科峰将约1克冰毒包装好,通过滴滴车送至长沙市芙蓉区浏城桥马路边交给李金星,后通过微信收取李金星转款520元。2019年6月11日凌晨,朱科峰以同样的方式给李金星送去约2克冰毒,后通过微信收取李金星转款1000元,尚有300元未支付。2019年6月11日12时许,朱科峰以同样的方式给李金星送去约5克冰毒和2粒麻古,约定冰毒毒资为3250元,未收取。朱科峰辨认出被告人罗代红就是给其贩卖毒品、微信名为小太阳的人。

24.被告人唐鸿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明:唐鸿的微信名为大傻子。唐鸿和朱科峰系同性恋朋友,二人均吸食毒品。2018年上半年开始同居,2019年5月5日起租住在长沙市岳麓区,二人同居后,朱科峰的钱都是唐鸿保管。朱科峰从一个微信名叫小太阳的手上购买毒品,唐鸿微信上与小太阳的转款都是支付的毒资。朱科峰找小太阳买过三四次毒品,通过唐鸿的微信与小太阳联系毒品交易。唐鸿辨认出被告人罗代红就是朱科峰让其转钱购买毒品的人。

25.被告人李金星的供述证明:2019年6月初的一天,谢静通过微信联系李金星,说有冰毒出售,谈定以300元一小包的价格,李金星来到长沙市岳麓区谢静的住所,购买了10小包冰毒,通过微信给谢静转款3000元。李金星回家称了冰毒,一小包只有0.7克。李金星找朱科峰购买过三次冰毒,2019年6月5日凌晨,李金星通过微信联系朱科峰要购买一小包冰毒,朱科峰叫了滴滴车送了一小包约1克冰毒到李金星家楼下交给了李金星,李金星通过微信给朱科峰转了520元,含滴滴车费。2019年6月11日凌晨,李金星又以同样的方式向朱科峰购买了2克冰毒,李金星通过微信分两次共支付了1000元给朱科峰,尚有300元未支付。2019年6月11日12时许,李金星再次以同样的方式向朱科峰购买了5克冰毒和2粒麻古,李金星未予支付毒资。2019年5月14日,李某2找李金星要购买300元的冰毒,并通过微信先给李金星转款200元,李金星将约0.3克冰毒放在长沙市芙蓉区间的柜子上,通知了李某2自取。2019年5月20日,李某2另支付给李金星100元。2019年6月9日晚,黄某通过微信联系李金星要购买冰毒,双方约在长沙市芙蓉区间碰面,黄某通过微信给李金星转款650元,李金星给了黄某一个装有约0.5克冰毒的小塑料袋。2019年6月11日18时许,黄某再次通过微信联系李金星要购买冰毒,双方约在长沙市芙蓉区间碰面,黄某通过微信给李金星转款650元,李金星给了黄某约0.5克冰毒。

26.被告人陈志松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明:2019年6月7日,陈志松携带冰毒到一个外号叫电打鬼的朋友家里吸食试货,有人通过微信给电打鬼支付3000元购买冰毒。陈志松到长沙市岳麓区航天宾馆附近枫林二路边找俊友拿到10小包约8克冰毒后送到电打鬼家,电打鬼通过微信给陈志松转款3000元,陈志松通过微信给俊有转款2600元。陈志松辨认出被告人谢静就是向其购买毒品、外号叫电打鬼的人。陈志松另证明:2019年6月9日、6月14日,周亚群租住长沙市岳麓区鑫逸宾馆8409房,陈志松携带海洛因到该房与周亚群同场吸食,6月16日,陈志松约王某一起再次来到周亚群租住的长沙市岳麓区鑫逸宾馆8409房,三人在该房内同场吸食海洛因,正吸食时被公安机关查获,并收缴了海洛因。

27.被告人谢静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明:陈志松有冰毒要卖,谢静帮其联系出售。2019年6月7日,陈志松携带冰毒到谢静的租房试货后,谢静联系上李金星,李金星要购买3,000元的冰毒,并通过微信给谢静转了3,000元。陈志松取来10小包约7克冰毒到谢静租房交给谢静,谢静通过微信给陈志松转款3,000元,当晚李金星到谢静租房取走这10小包冰毒。谢静辨认出被告人陈志松就是贩卖毒品的人。

28.被告人周亚群的供述证明:因陈志松有海洛因,没地方吸食,周亚群便于2019年6月8日起租住长沙市岳麓区鑫逸宾馆8409房直至6月16日凌晨。其间,6月8日、6月14日,陈志松和周亚群在该房内同场吸食海洛因。6月16日凌晨,陈志松和王某再次来该房内与周亚群同场吸食海洛因时,被公安机关查获,并收缴了四包毒品和注射器。

29.各被告人的《户籍证明》证明:被告人罗代红、朱科峰、李金星、唐鸿、谢静、陈志松、周亚群均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另有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2015)芙刑初字第183号刑事判决书、长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责令社区戒毒决定书证明:被告人李金星因吸毒于2014年4月被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行政拘留十五日,犯容留他人吸毒罪于2015年3月24日被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千元,刑期至2015年7月3日止;因吸食毒品于2017年4月17日被责令社区戒毒三年。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被告人朱科峰因进行非法性服务于2019年3月11日被行政拘留五日。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证明:被告人陈志松因吸食毒品于2013年10月18日被强制隔离戒毒二年。湖南省隆回县人民法院(2014)隆刑初字第269号刑事判决书证明:被告人周亚群因犯非法持有毒品罪于2014年9月30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刑期至2015年12月23日止。

本院认为,被告人罗代红、朱科峰、唐鸿多次贩卖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被告人李金星多次贩卖甲基苯丙胺,属情节严重;被告人陈志松、谢静贩卖甲基苯丙胺不满十克;上述六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周亚群一年内多次容留他人吸食毒品,其行为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对七被告人均应追究刑事责任。被告人朱科峰、唐鸿系共同犯罪,唐鸿作用较朱科峰小,被告人陈志松、谢静系共同犯罪,二人作用相当,四人均为主犯。被告人李金星曾因犯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贩卖毒品罪,被告人周亚群曾因犯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容留他人吸毒罪,均系累犯,均应当从重处罚。周亚群且系毒品再犯,亦应从重处罚。被告人李金星、陈志松、谢静、周亚群自愿认罪认罚,均可从轻处罚。被告人罗代红及其辩护人孙治刚辩称罗代红贩卖给肖某的冰毒数量应为3.5克,经查,罗代红贩卖冰毒以小包为单位,每包虽以一克计量,罗代红当庭供认每包实际为0.7克,结合其贩卖给朱科峰、唐鸿、杨某1、李某1等人的冰毒计量每包约为0.7克来分析,罗代红贩卖给肖某的冰毒每包为0.7克比较符合客观实际,因此罗代红贩卖给肖某的冰毒应认定为3.5克,对罗代红及其辩护人孙治刚提出此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朱科峰虽对自己贩卖毒品犯罪不持异议,但其未如实供述其与被告人唐鸿共同贩卖毒品,不属于坦白,其辩护人李正好提出朱科峰具有坦白情节,请求对其从轻处罚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唐鸿辩称其没有贩卖毒品,只是从罗代红处购买毒品供自己吸食,其辩护人熊晖基于此提出唐鸿的行为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与本院查明事实不符,唐鸿供认其与朱科峰从罗代红处购买毒品,唐鸿与罗代红之间的微信聊天记录足以认定唐鸿及朱科峰从罗代红处购买毒品后再行贩卖,故对此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李金星、陈志松、谢静、周亚群均自愿认罪认罚;辩护人李春年、甘蜜蜜、张晓晓、李祥均据此分别提出对被告人李金星、陈志松、谢静、周亚群从轻处罚的意见,理由正当,本院予以采纳。公诉机关针对被告人李金星、陈志松、谢静、周亚群所提量刑建议适当,予以采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四款、第七款第三百五十四条第三百五十六条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罗代红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6月21日起至2032年6月20日止。)

二、被告人朱科峰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6月15日起至2027年12月14日止。)

三、被告人唐鸿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6月15日起至2027年6月14日止。)

四、被告人李金星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6月14日起至2023年6月13日止。)

五、被告人陈志松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6月16日起至2020年12月15日止。)

六、被告人谢静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6月15日起至2020年12月14日止。)

七、被告人周亚群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6月16日起至2020年8月15日止。)

上述罚金均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八份。

审 判 长: 赵文英

人民陪审员: 雍光明

人民陪审员: 张 曼

二〇二〇年八月七日

法官助理: 许燕

书记员: 徐杨

在线QQ